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子敬的半园

这是喵喵的半园,耕作着喵喵的文字,流淌着喵喵的感受

 
 
 

日志

 
 
关于我

个人简介:笔名子敬,中文系毕业,系本地作家协会会员。1987年起先后在《人民文学》、《青春》以及《新华日报》、《江苏工人报》、《苏州日报》、《姑苏晚报》等报刊杂志发表小说、散文等作品约200篇,曾在《人民文学》、《新华日报》、《新民晚报》及苏州各类征文中获奖。 【本博文字原创部分均为博主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其他用处请与博主联系,谢谢】

网易考拉推荐

小巷幽幽  

2009-08-08 08:02:59|  分类: 原创天地,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巷幽幽,幽幽小巷,小巷里一条平坦坦的路。

小巷幽幽,不知何时,小巷平坦坦的路上亮出了一个洞,一个圆圆的、没掕没角的洞。

洞里裸露的不光是一根根粗粗的、圆圆的管,一根根贯通南北东西的管道,还有一汪黑黝黝的水,一汪发着臭气的水。

这个洞应该有名称,大家都唤它叫做窨井。

窨井本来有盖,生铁浇铸的,上面还铸有“某某城建”的字。

窨井上原本有的这个盖不知去哪了,是碎了掉下去了,还是让人蓄谋已久扒拉出去敲碎了在回收废旧站点那儿换回几张钱上哪研究烟酒或是切磋赌艺或是到歌舞厅okok或是找个按摩女调调情弦谁也说不清。

骑车的绕着走,皱着眉。

步行的避着走,捂着鼻。

拐拐杖的用拐杖在少了盖的窨井上敲敲戳戳。

调皮的捣蛋虫笑着喊着一块一块的往洞里扔石子惹得洞里黑黝黝的水发了脾气“卟哃”“卟哃”嚷个不休。

小巷幽幽。小巷向来在夜幕降临太阳的光芒在西边那头消失的时候开始了自己的热闹。电视机、收音机、卡拉ok、大人喊小人读书背书,还有稀里哗啦的麻将还有电脑里手机里人们的嘴里写出来的一阵阵的音乐声还有几位爱美女人照着电视学舞的美妙声,等等等等。然而,昨晚小巷不寻常。昨晚失去了自己的热闹。电视机、收音机、卡拉ok、大人喊小人读书背书,还有稀里哗啦的麻将还有电脑里手机里人们的嘴里写出来的一阵阵的音乐声还有几位爱美女人照着电视学舞的美妙声,等等等等,全都失了音。原因及其简单,三岁小孩都能回答的问题:没电。不知哪个缺德的东西冒着生命危险,在小巷进来的地方。对准谁也不得罪的电线下黑手,一下子剪掉了有足足三五一十五公尺长,害的小巷里的你我还有他只能干瞪眼。

不光这些,没了电,地洞那边就没了那盏灯,没了那盏灯光从那个敞开着的窗户里泻出来的灯。

往常,在这里,夜班人说:幸亏。

往常,在这里,中班人说:好在。

往常,在这里,夜游神们潇洒地耸耸肩,打打响指,一张嘴也会发出“哼哼”的哼哼。

昨晚没电。没电也就没了光亮,没了网络,没了音乐的动听,没了歌舞的节奏,没了打牌麻将红五星斗地主还有还有的客。

万幸,昨晚地洞那边没事。昨晚,地洞围着四四方方拦了一根细细的带子,一个电筒从还是那个窗户里写出光亮。

“好人哪”,小巷里的男人都这么说。

“真正真正的大好人”,小巷里的女人都这么说。

小捣蛋虫们还是一样的皮,笑着喊着一块一块的往洞里扔石子惹得洞里黑黝黝的水发了脾气“卟哃”“卟哃”嚷个不休。

终于,地洞有盖了有盖了有盖了有盖了有盖了有盖了。

那是,一块新盖一块新盖一块新盖一块新盖一块新盖。

骑车的,在盖上驶了过去。笑着。

步行的,在盖上踩了过去。笑着。

拐拐杖的,在盖上敲敲戳戳。

谁也没有回忆昨晚没有回忆以前没有回忆那片灯光从那里泻出没有回忆那个电筒写出的光亮记忆里好像根本就没有这回事没有发生在自己身边的那些一日复一日。

那个曾经泻出和写出光亮的窗户,没有像昨天前天大前天大大前天往常一样,少了一张抬头纹鱼尾纹划满岁月痕迹的脸,少了一头白的不能再白少的不能再少的发。

不少人认识她,孤寡老人一位。

不少人记得她,常常笑出满口独一无二的那只门牙。

不过,今天谁也没见到过她。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