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子敬的半园

这是喵喵的半园,耕作着喵喵的文字,流淌着喵喵的感受

 
 
 

日志

 
 
关于我

个人简介:笔名子敬,中文系毕业,系本地作家协会会员。1987年起先后在《人民文学》、《青春》以及《新华日报》、《江苏工人报》、《苏州日报》、《姑苏晚报》等报刊杂志发表小说、散文等作品约200篇,曾在《人民文学》、《新华日报》、《新民晚报》及苏州各类征文中获奖。 【本博文字原创部分均为博主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其他用处请与博主联系,谢谢】

网易考拉推荐

最美夕照耀黄昏(原创、应约而作)  

2011-09-24 22:06:09|  分类: 原创天地,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美夕照耀黄昏                            ——记晓明快乐的退休生活

                         

央视《清明—中华长歌行》的《春潮赋》节目中有这么一句诗文:“老来春,第二春,最美夕照耀黄昏。”退休了,普遍认为 到了人生的终点站了,然而这不仅不等于每个人都到了终点了,相反还为不少人解除了时间上的束缚,可以通过努力来获得自己的乐趣,从而演绎出“最美夕照耀黄昏”的真实写照。原锡剧团副团长、编导晓明老人,就是这样一位退了休、但还没到达终点站的人,十余年来,他凭着他的努力,凭着他的付出,享受着与众不同的“快乐生活”。

    生于1939年的晓老,在戏剧界富有较高的知名度。他又编(剧)又演(出)又导(演),从锡剧、越剧到折子戏、小品,几乎是无所不能、无所不精。在从艺的时间里,他先后主演过薛丁山、洪常青、熊友兰、林子文、刁德一、座山雕等角色,导演了《三请樊梨花》、《顾鼎丞》、《小刀会》、《孟姜女》等传统剧目,参与编剧并导演了《双女告状》、《五姑娘》等创作剧目。因此,他不仅加入了省戏剧家协会,担任了戏剧协会副理事长,入选了《江苏当代戏剧家》,还先后获得了许多荣誉。譬如,人民政府给予的“记功”,“为建设社会主义精神文明作出显著贡献”立功荣誉证书。晓老参与编剧的《五姑娘》还夺得了江苏省首届锡剧节剧本创作奖。可以这么说,当晓老60岁那年剧团退休的时候,他已经是硕果累累。然而,这位老人把退休当作了新的起点,先是受邀协助文化站组建业余艺术团,后又协助组建艺术团越剧队,开始了他“快乐的退休生活”。

说起当年的事,晓老每次都会展现满脸的微笑。用他自己的话说,无论是文化站业余艺术团,还是艺术团越剧队,初建搞培训时真叫一个累,但累中有乐。不说那些个扮相怎样令人捧腹,就一句句的唱词也像“大杂烩”,堪称是九腔十八调。有那么一位男队员,平日里真的很付出、很认真,无奈何一根舌头转不过来,在排练锡剧《三请樊梨花》时就是“夹”进了好几句土话。在一段时间内,晓老从发音的嘴型、特点抓起,着重突出了演技要领,唱腔唱法,配合要素、整体效果等,这些队员总算如愿走上了舞台。看到他们一个个投手举足、煞有介事的样子,想到他们刚进队伍的傻样,晓老心里常常是乐不自禁。

晓老坦言,那时候那个条件啊,不是一般的艰苦,而是十分的艰苦,但苦中有乐。因为农村经济困难、拿不出钱来支持,文化站活动经费又不宽裕,下乡演出时那些道具箱子都是自己扛、自己搬,去那些比较偏僻的乡村,还因车子开不进、需挑着箱子徒步前往。晚上睡觉是稻草当褥地当床,不分寒九隆冬还是三伏皓暑,都在那些小学教室或者小队部“将就将就”。至于吃饭问题,尽管都由队里“派饭”解决,但也有“意外“的时候。有一回,负责为他和另外两名队员做“派饭”在一家的村民,因为临时家里出了点事,等他们饥肠辘辘的从舞台演出过来,见到的只是一个冷锅台。无奈之下,晓老自己掏出了几元钱,从隔壁邻居家买来蚕豆,缺油没盐、不咸不甜的煮熟后就下了肚。每每想起这一幕,晓老都会操着他那口无锡话幽默地说,这就叫生不吃、熟不吃、一面烧一面吃,还是“手抓豆”呢。

    数年的付出,数年的努力,艺术团得以茁壮的成长。其平均每年送戏下乡演出在三十至五十场次,锡剧《珍珠塔》、《双推磨》、《盘夫索夫》和越剧《何文季》、《王老虎抢亲》以及许多折子戏、小品等,受到了乡镇观众的普遍欢迎和赞评,艺术团也由此被文化局评为“先进文化业余团队”。然而,由于队员因工作情况或者身体状况的不同,演出时难免出现临时请假、演职人员“缺位”的状况。“救场如救火”,作为“多面手”的晓老缺啥演啥。有回在那个叫做联农村的地方,演《珍珠塔》方卿的演员患了感冒哑了嗓子,在市里参加戏剧创作会议的晓老得知这一情况后,马上搭车赶往演出地点。当获得全场经久不息掌声的时候,老人感动得差点把唱词唱走了调。

对于自己退休生活的“乐”,晓明老人带着浓重的无锡口音如是说:作为一名退了休的人,不在家好好享受清福,反而这么劲头劲闹,下乡啦,排练啦,许多人都会感到不理解。但是,我却觉得假如把这一切说成是受苦、是遭罪的话,我可是“五与七之间、乐(六)在其中”的了。他说,自从我选择了戏剧这个行业,我就以此作为自己生命的一部分。为了扮好角色,我当初几经努力进了苏州地区戏校专学艺工小生;为了提升自己的演技,我又报名去省戏校进修学习。现在,我的人是退了休,但对戏剧的这份热爱永远不会退休。相反,文化站给了我这个舞台,让我可以通过担任导演这个角色,让我把专业知识传输给业余演员,并通过这些演员来展现自己的感情,我为啥何乐而不为呢?晓老还这么说,你不知道,我们送戏下乡的演出每次得以成功后,我睡觉时都会躲在被窝里偷着乐!

晓老的话是这么说,但我知道他所“乐”的缘由并不完全在此。走进他的家里,我们都可以考到一则从新华网上摘抄下来的报道,题目是《农民巡演受到农民欢迎企业追捧》,主要内容写的是本市从10个镇各自选拔、排演一台90分钟的节目,先在文化广场演出,然后选拔部分优秀节目到各个镇巡回演出,进行文化联动。文章称道这样的联动实现了从‘喂养式’公共文化服务向‘自给式’转变,不仅整合了区域内的文化资源,还提升了服务水平,这种文化联动的创意受到了文化部的肯定,被文化部评为创新奖、并列入首批国家文化创新工程项目。文章这么说:一台节目巡演10个乡镇,可以吸引近20万人次的观众,比之局限在一个乡镇,社会效益成倍放大,群众享受到了应有的文化权益,企业在投入中得到了回报,公共文化服务效应倍增。 

在小戏小品协会成立大会上,晓老还代表协会会员作了发言。他说:过去,小戏小品爱好者对剧本的切磋交流都是通过自发形式进行;现今,协会的成立为小戏小品的创作和演出给了“家”。从此,我们可以在自己的“家”中进行创作排练,其乐融融,在陶冶自己情操的同时提高创作和演出水平,让市民群众和我们一起同乐。我想,这才是老人“乐”的原因所在吧?!为了这份“乐”,老人甘受最大的苦、再大的累,过去是,现在是,将来还是。这就是晓明老人快乐的退休生活——最美夕照耀黄昏!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