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子敬的半园

这是喵喵的半园,耕作着喵喵的文字,流淌着喵喵的感受

 
 
 

日志

 
 
关于我

个人简介:笔名子敬,中文系毕业,系本地作家协会会员。1987年起先后在《人民文学》、《青春》以及《新华日报》、《江苏工人报》、《苏州日报》、《姑苏晚报》等报刊杂志发表小说、散文等作品约200篇,曾在《人民文学》、《新华日报》、《新民晚报》及苏州各类征文中获奖。 【本博文字原创部分均为博主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其他用处请与博主联系,谢谢】

网易考拉推荐

锁(原创)  

2012-04-29 09:16:47|  分类: 原创天地,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马婶又买了一把锁,一把黄澄澄、沉甸甸的大挂锁。

马婶小心翼翼地把儿子房门上原先挂着的那把锁取了下来,小心翼翼地把刚买的这把锁锁了上去,又小心翼翼的把取下的那把锁擦了又擦,小心翼翼把这把锁藏进了枕边的小木箱,一面喊着“小明”、“小明”,一面给小木箱“咔嚓”一声上了锁。

小明是马婶的宝贝儿子。小镇上有个说法叫做“自小看大”,用隔壁的王好婆的话讲,小明小时候就跟别的孩子不一样。那时候,家里靠他老爹站柜台那点工资过日子,不像谁谁谁可以这书那书买个一大堆,也不能这位那位请来老师来家教,小明靠着自己的那份勤奋,初中、高中一路过去,考上了一家满不错的大学, 把小明他爸他妈一家子乐的,买了四四一十六个炮仗,“乒乓”“乒乓”地差点把王好婆的耳朵给震聋了。

让马婶高兴的事还在后面。你别看小明在大学的日子平平淡淡,四年一过,他竟然把自己考进了机关政府,当上了哪个局的秘书。用王好婆的话讲,小明这是吃上了“皇粮”。 小明的秘书才当了几年,后来经那么一“公示”,当上了那个局的副局长。眼看儿子身上的衣服一天天的光灿,串门的客人一天天的增多,还有儿子花钱的手脚也一天比一天的大,马婶开始了犯愁。那天老姐妹在一起聊天,说是现在当官的很多都是贪,吃了、玩了、还要拿,最后就把自己给送进了牢房,马婶时不时地一把鼻涕、一把眼泪规劝儿子,说,你老大不小的了,做人的道理不是不懂,千万不能“一失足成千古恨”哪。

也就在不久后,儿子小明突然连续好几天没有回家,一些穿制服上门翻箱倒柜,把马婶慌得站也站不住:“出了啥事了”、“是不是我家小明犯了啥事了啊”?社区的张“公安”拍了拍马婶的肩,要她一有小明的消息立即通知他。王好婆在机关服务部门当电工的女婿打听来消息,说是真的是小明出了事。小明在帮一家企业办厂时拿了人家的钱。“这孩子糊涂了”、“这孩子真的糊涂了”。马婶急得满世界地去找,还前前后后进了好几趟医院,两只眼睛先是又红又肿,后来就像瞎了一样,只有在白天才能勉强见到一点光亮来。趁着这点光亮,她每天对着小明他爹的遗照烧着香,要死去多年的丈夫“多加关照”,也期盼着儿子早点回家,好让张“公安”他们教育教育“走正道”。

这天,小明真的回来了。马婶尽管看不清她的模样,但摸得出比以前瘦多了。她颤着一张嘴,说,儿子,儿子,你受苦了吗,你去了哪里啊?服侍着儿子吃了饭,上了床,听他发出了很响的鼾声,马婶这才掂着一双脚悄悄的出了门。可是,当她找来张“公安”的时候,她家那把反锁着的锁已经被拧开,在床上睡觉的小明也不见了,张“公安”给马婶的联系卡被扔在了地上。“怪我”、“都怪我啊”,马婶终于嚎啕起来,“我为什么不换一把大锁、换一把拧不开的大锁啊”。

于是,马婶便有了买锁的习惯。尽管小明现在已经在狱接受改造,但她还是不停的买锁、换锁。她买的锁不仅都是大锁,还是同一个牌号,那就是“长命”。

 (此文已在相关活动中得奖,如有借用者文责自负)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