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子敬的半园

这是喵喵的半园,耕作着喵喵的文字,流淌着喵喵的感受

 
 
 

日志

 
 
关于我

个人简介:笔名子敬,中文系毕业,系本地作家协会会员。1987年起先后在《人民文学》、《青春》以及《新华日报》、《江苏工人报》、《苏州日报》、《姑苏晚报》等报刊杂志发表小说、散文等作品约200篇,曾在《人民文学》、《新华日报》、《新民晚报》及苏州各类征文中获奖。 【本博文字原创部分均为博主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其他用处请与博主联系,谢谢】

网易考拉推荐

同里宣卷  

2013-05-12 20:09:04|  分类: 引用,其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同里宣卷

 
编辑本段简介

  吴江同里宣卷


同里宣卷是吴方言区民间宣卷的一个分支,清同光年间即已盛行,以苏州吴江市古镇同里为传播圆心,流传于吴江各乡镇,并辐射至苏州南部,上海青浦昆山,及浙江嘉兴嘉善一带,在北部吴方言区具有相当的影响力。
同里宣卷的表演,是用吴江或同里方言进行说唱,韵散结合,人数一般3到8人不等,一人主宣,一人或二人应和,余人伴以乐器演奏。宣卷的表演方式简便灵活,即兴即演。同里宣卷一般每场3回,约3小时,开场时有乐队闹场,回合结束时有悬念,休息时有伴奏人员演唱等,以吸引听众。同里宣卷经历了由“木鱼宣卷”到“丝弦宣卷”的发展过程。人数由3到5人变为5到8人;曲调由简单的“弥陀调”、“韦陀调”、“海花调”,到借鉴吸收苏滩、江南小调、锡剧越剧沪剧评弹的营养,形成新的“丝弦调”,有铃铃调、媒婆调、四工调、迷魂调、进花园调、哭五更调等数十种,曲调丰富,更为民众所喜闻乐见;内容上,传统的“木鱼宣卷”大多演唱改编自佛道经文的故事,如《香山宝卷》、《目连宝卷》、《猛将宝卷》、《观音宝卷》等,说唱因缘,演释佛经。“丝弦宣卷”则另外增加了民间传说、小说神话、戏曲故事等,如《珍珠塔》、《宝莲灯》、《一餐饭》,既悟俗化众,劝善教化,又狂欢娱乐,插科打诨,还有如《红灯记》、《智取威虎山》、《小二黑结婚》、《红岩》等这样的现代题材和《婚事新办》、《计划生育》、《农村新风尚》之类的时事现实作品,曲目更贴近世俗,反映时代生活,情节营造也更曲折、多变,更能吸引听众的注意力。[1]
编辑本段价值
绵延久远、辐射广阔的同里宣卷是近代苏州宣卷最重要的支流之一,它的历史发展进程与苏州宣卷基本保持同步,是苏州宣卷发展历史的一个重要缩影。其次,同里宣卷丰富的文献蕴含着重大研究价值。再则,同里宣卷流变性、丰富性、群众性和教化性的特点体现了苏州宣卷乃至江南宣卷的典型特征,尤其是同里宣卷至今仍然保持着自身的活力,有着广阔的市场需求,在民间仍广泛盛行,它在演出、受众和程式上也还原汁原味地保存着原先的传统,没有丧失自身的本真性、原生态,这是极为难得的文化活化石。
2006年,苏州市人民政府公布同里宣卷为第二批苏州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项目;2007年,吴江市人民政府公布其为第一批吴江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项目;2009年,江苏省人民政府公布同里宣卷为第二批江苏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项目

 

同里宣卷是苏州宣卷大家族中具有代表性的一员,无论是传承年代还是流传地域,抑或艺术流派还是表演风格,都有其独特鲜明的个性。

1958年10月14日,同里宣卷艺人袁宝庭(第三排右一)随团到北京演出,在中国文联大礼堂受到周恩来、朱德和陈毅等中央领导接见并合影。

1958年10月14日,同里宣卷艺人袁宝庭(第三排右一)随团到北京演出。

  同里宣卷是苏州宣卷大家族中具有代表性的一员,无论是传承年代还是流传地域,抑或艺术流派还是表演风格,都有其独特鲜明的个性。

  作为民间说唱曲艺的同里宣卷,因其信仰、劝教、娱乐三位一体的功能以及阵营坚强、卷目丰富、才艺优秀而广受城乡民众欢迎,自清代同治、光绪年间同里流传木鱼宣卷以后,影响不断扩大,至清末民初已非常兴旺了,宣卷班子多达数十个,演出地域广阔。长期以来,它以同里为中心,覆盖吴江全境,并辐射至江浙沪毗邻地带,东至上海青浦县的金泽、商榻、朱家角等地,南达浙江嘉善县的陶庄、西塘和嘉兴市的田乐、王江泾等地,北抵昆山县的周庄、千灯和苏州市的木渎、东山等地,方圆不下百里,四方享誉。时至今日,尽管戏剧和曲艺由于种种原因大幅滑坡,同里宣卷却逆势而上,始终坚守着这块领地,而且红红火火。2009年吴江非物质文化遗产普查时统计,同里宣卷共二十八个班社,固定从业人员142人(不包括临时受聘的老艺人),每班当年一般都演出200场以上,最多的高达335场,可见,同里宣卷依然保持着强劲的艺术生命力。

  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郑土有先生说:“为什么在经济相当发达的地区,仍然能够保存这一古老的民间文学形式,并且受到民众的喜爱,这是一个非常值得研究的文化现象。”本人就同里宣卷的艺术特征,说一点浅表的认识。

  一、与佛教的深远渊源

  吴越地区的宣卷是由明嘉靖后随无为教的南传而由北方传入的。在吴越地区的宣卷中,苏州宣卷是重要支脉,而同里宣卷则是苏州宣卷中的一大族群。宣卷在历史上曾同佛、道教紧密关联,在脱离宗教束缚之后仍同民间的信仰活动相结合,始终相伴前行。在同里宣卷的卷目中,常见的《目莲救母》、《妙英宝卷》、《猛将宝卷》等一大批卷本都出于佛、道教故事;还有《唐僧出世》、《洛阳桥》、《张四姐闹东京》等神话,都是宣卷的热门卷目,故而同里宣卷长期以来始终笼罩着佛、道教的宗教色彩。在各地举行的庙会中,也时常会看到宣卷,如“猛降会”、“青苗会”等,多数都延请宣卷班子唱《猛将宣卷》,歌颂南宋末年被封为“天曹猛将”的农业、渔业和保境安民的地方保护神。清代程寅锡《吴门新乐府》“听宣卷”曾描述过旧时吴地妇女到寺庙听宣卷《观音宝卷》的情景:“听宣卷,听宣卷,婆儿女儿上僧院。婆儿要似妙庄王,女儿要似三公主……”此外,民间宣卷多数采取法会的形式进行,故而宣卷的场所被称作“佛堂”、“经堂”,而且宣卷过程中有法事活动类似的形式,如开始时要“请佛(神)”,结束时要“送佛(神)”等,同时要供奉“神马”,摆设贡品,酷似佛教斋佛仪式。为此,许多民间艺人也自命为“佛门弟子”,还在家中设坛供奉佛像,四季上香祭祀。

  二、各树一帜的艺术流派

  同里宣卷源远流长,但由于史料的缺失,目前记载有清晰传承脉络的都起始于清代末年。同里宣卷有木鱼宣卷和丝弦宣卷之分,而丝弦宣卷是上世纪30年代产生的,仅近半个世纪的发展史,因而同里宣卷基本上是木鱼宣卷的传承史。《中国·同里宣卷》的“概述”记述,近现代同里宣卷已形成许派、徐派、吴派、诸派等四大主要艺术流派,创始人分别是许维钧(1909—1991)、徐银桥(1890—1968)、吴仲和(1902—1963)和诸凤梅(1909—1989),他们都有自己鲜明的艺术风格和独立的宣唱特色,也都有自己的师承关系和传承体系。四大主要宣卷艺术流派最大最可贵的共同点是不墨守成规,立志创新,勇于探索,创建别开生面的说唱品格,塑造了面目清新的艺术品质。正因为如此,他们也都造就了各自的艺术流派体系与传承体系,拥有属于自己的大批听众,名闻遐迩。许派“吸收了苏州评弹的表演艺术特色,仿评弹形式起‘生、旦、净、末、丑’角色,官白用‘中州韵’,说白用‘苏白’,唱声典雅,词句严守韵脚……”因此被誉为“书派宣卷”。徐派突出的是“土”,土中带一点雅气,散发泥土的芬芳,被称为“本土派”。演唱时用同里官方言,起角色有时带“中州韵”,说表口语化,常用俗语、顺口溜、歇后语,形象生动。吴派创始人出身道士,比较精通民间佛曲,大多宣唱佛道和神话题材的卷目,所以有“佛曲派”的别称,在信徒中格外受欢迎。诸派走通俗之路,与“本土派”有异曲同工之妙,于是俗称“乡庄派”。在宣唱中,诸派常常把当地的风土人情糅合进去,有极其浓郁的乡土气,对听众颇具吸引力。截至2011年底,同里的四大艺术流派都已上承下传四代,其中许派、徐派的现存班社方兴未艾,传人活跃,是现代同里宣卷的中坚力量,许派第三代传人苪时龙已被命名为江苏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

  三、机动灵活的演出机制

  同里宣卷之所以能长期流传,与其机动灵活的演出机制密不可分,它不像演戏和说书那样需要一定规模的舞台和场子。一间陋室,一方空地,包括堂屋、仓库、晒谷场、草坪等,都可以作为宣卷的宣唱场所。在室外,讲究一点的用帆布或塑料片搭出一个简易篷,稍作布置即可;再简陋一些,只须在场上摆放必备的桌椅供宣卷艺人使用,其余让观众自带凳子自行安排。宣卷艺人与听众并无明显分隔,或围坐或排坐或散坐,没有“台上台下”的人为障碍,自然就多了一点亲近,多了一份融洽。

  以宣唱形式和唱腔风格区分的木鱼宣卷和丝弦宣卷,无论是班子的组合还是乐器和服装道具的配备,都是从简从俭,没有苛刻的要求,这也为机动灵活的演出创造了有利条件。木鱼宣卷的宣唱形式一脉相承,一人主宣,二至三人和卷,主宣俗称“上手”,各穿棉布(或绸缎)长衫(或长袄),夏穿纺绸对襟褂子,道具为折扇、木鱼和鸣尺(俗称“醒木”),负责宣讲(唱)卷文;和卷手执磬子、碰铃,有时也添加小锣,上手每唱一句,和唱者紧接着诵唱“南无阿弥陀佛”,从开卷至结束,往复循环不止。有些场合也有虔诚的听众跟随一起和卷,使现场气氛变得更加浓烈,足见宣卷之深入人心。丝弦宣卷是近代出现的,早已全方位替代木鱼宣卷,其规模与声势都在木鱼宣卷之上,它的队伍大了,卷目多了,乐器杂了,曲调丰富了,可谓是占尽了优势。丝弦宣卷的上下手和乐队一般不少于4人,多至8人,上下手搭档多模仿苏州评弹表演形式,常常要用说噱弹唱的艺术手段,从而使宣卷的宣唱生动活泼,陡增艺术魅力。丝弦宣卷艺术的服装不像木鱼宣卷的服装那么统一,要求不严,多数穿整洁的时装。唱曲伴奏的乐器较多较杂,各班社不一,由自身条件决定,常见的是二胡、扬琴、三弦、竹笛等,或者添加琵琶、笙、萧、锣等,并沿用木鱼宣卷所用的角鱼、磬子、碰玲。宣卷曲调除了继承传统唱曲以外,大量吸收戏剧、评弹、民歌小调,或照搬或移植或改编,极大丰富了唱腔。正是由于具备了这些优势,在木鱼宣卷濒危时期闯出了一条新路,这才使古老的宣卷免遭灭顶之灾。进入新世纪以后,起起落落的同里宣卷又一次焕发勃勃生机,活跃在广袤的土地上。

  四、宗教模式的劝教功能

  同里宣卷是坐唱形式的民间曲艺,宣卷艺人以专业为主,也有临时帮衬的(主要是和卷)。宣卷接受庙会赕佛、新屋落成、老人做寿、青年成亲、小孩满月、企业开业、节日喜庆、社区活动等主办方的邀约以后,按时上门为主家宣唱事前商定的卷目。从外表看,同里宣卷是一种常见的民间文艺演出,是一种自发的日常娱乐活动,其实不然,稍作研究就不难发现,它不只是为娱乐而娱乐,而是集娱乐、信仰、劝教于一体的多功能体。当然,娱乐功能是第一位的,失去了娱乐功能,它就失去了生存的依托,怎么能长期流传呢?把娱乐功能说成是同里宣卷的生命线,毫不为过。

  如果说同里宣卷的娱乐功能是直观的、直接的、感知的,那么它的劝教功能便是隐形的潜移默化的了。同里宣卷的信仰功能虽然还存在着,但由于现代经济的发达、科学的昌盛,使它的影响力日渐削弱,从而日趋淡化了。劝教功能截然不同,它似乎是宣卷与生俱来的,难割难舍,连体存活;它会让听众在沉迷卷本故事的悲欢离合中苟同“劝说”,在陶醉于丰富唱曲的悠扬旋律中接受“教化”———而这些都是在自觉不自觉中完成的,无论你是愿意还是不愿意,劝教你没商量。

  同里宣卷劝教功能根深蒂固。上世纪80年代,据《中国曲艺音乐集成·江苏卷·苏州分卷》编委会调查,同里地区流传的宝卷共89种(重在音乐记录),2010年出版的《中国·同里宣卷》上卷收录口头演唱本25部、下卷手抄本25部,合计50部,这些卷本都是经过搜集或整理保存下来的,至于各地收藏或至今散失在民间的还有多少,那还是个未知数。从现在的卷本内容分类,大致有民间信仰类,如《目莲救母》《猛将宝卷》等;神话类,如《唐僧出世》《董永孝子卷》等;民间故事类,如《杀狗劝夫》《叔嫂风波》等;移植改编类,包括传统剧曲改编的《白兔记》《三拜花堂》等,现代戏移植的《白毛女》《红灯记》等。所有这些卷本,除由现代戏移植的以外,几乎千篇一律,无一不是以“劝人为善”为核心,尤其是原本就是佛道神仙故事的卷文,差不多全是前世今生的生死轮回、善恶有报的因果报应,用“好有好报,恶有恶报”贯穿始终。劝人向善,多做好事不做坏事,是这些卷本的基调,而它所指的“好”与“坏”,衡量标准都是建立在封建道德伦理之上的,多数是一种原始的、朴素的,带有消极意义的道德观念。其中,“百善孝为先”,宣传孝道的卷目格外多见,众人熟知的《目莲救母》《董永孝子卷》等,极具代表性。为了诠释行善必能修成正果,宣卷的结局“大叙团圆”“好人有好报,坏人得恶报”便形成了一个固定不变的信仰模式。许多卷文在结尾都有这样的唱片:“世人若肯勤修道,哪个不好度双亲?万事第一行善好,莫作恶事坏良心。”(手抄本《花架良愿》)以此告诫芸芸众生,行善事做好人,听众的认识因此也被紧紧地网罗在教义主旨的范畴中了。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