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子敬的半园

这是喵喵的半园,耕作着喵喵的文字,流淌着喵喵的感受

 
 
 

日志

 
 
关于我

个人简介:笔名子敬,中文系毕业,系本地作家协会会员。1987年起先后在《人民文学》、《青春》以及《新华日报》、《江苏工人报》、《苏州日报》、《姑苏晚报》等报刊杂志发表小说、散文等作品约200篇,曾在《人民文学》、《新华日报》、《新民晚报》及苏州各类征文中获奖。 【本博文字原创部分均为博主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其他用处请与博主联系,谢谢】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苏州街巷  

2013-05-24 20:03:05|  分类: 引用,旅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与历史人文有关的街巷:
马济良巷 马大箓巷 王洗马巷 朱进士巷 乔司空巷 孔副司巷 张思良巷 张果老巷 李继宗巷 余天灯巷 周五郎巷 施相公弄 葛百户巷 吴殿直巷 蔡汇河头 文丞相弄官太尉桥 富郎中巷 王枢密巷 丁家巷 状元弄 中军弄 将军弄 天官坊 太监弄 学士街 尚书里 大儒巷 小邾弄

泰伯庙桥下塘,与泰伯奔吴的故事有关。公元前十二世纪泰伯奔吴,带来了先进的周文化,结合本土文明,创建了吴国。泰伯庙又名至德庙,为纪念奉祀古吴国始祖泰伯之祠庙。东汉永兴二年(154年)郡守麋豹建于阊门外,五代后梁乾化四年(914年)吴越王为避兵乱徙于今所。南宋、明、清历代重建,民国时期亦曾修缮。庙中有康熙、光绪及民国时重修记碑石可考。现尚存桥、坊、殿、庑等建筑。至德桥俗称泰伯庙桥,梁式,桥墩仍为石砌,桥面已有改动。过桥迎面耸立四柱三间冲天式石坊,柱端雕卷云纹,横额镌"至德坊",为光绪二年江苏巡抚吴元炳所书。今称阊门内下塘。

胥门大街,胥江路:春秋时,伍子胥在苏州建造一座举世无双、名扬天下的水陆古城,又叫“水陆八卦城”。为了纪念伍子胥,后人把其中一座城门取名为胥门,与胥门紧接的街道取名为胥门大街、胥江路等。

伍子胥名员,原是楚国人,其父伍奢在楚国因谗被杀,他逃奔吴国投靠公子光门下。伍子胥才智过人,谋略高超,他帮助公子光刺杀吴王僚夺得王位,公子光非常感激和器重他,登基后封他为相,并命他筑吴国大城。

公元前514年伍子胥以象天之八风,建陆城门八个,以象地之八卦,建水城门八个。当时城郭规模甚大,周围47公里10步2尺(古代六尺为一步,三百步为一里)。据《吴都赋》记载:“通门二八,水道陆衢。”《吴地记》也载:“八门皆通水陆”。这水陆八门的名称是:“南面是盘门、蛇门,西门是阊门、胥门,东是娄门、匠门,北面是齐门、平门。在城中纵横间还挖了许多叫作‘百尺渎’的小河,相通又相连,从四面八方通向大江大海,这就是当时吴国向都城中运进粮食和水上作战的主要通道。

专诸巷,与“专诸刺王僚”有关。春秋战国时,吴国公子光为了谋夺吴王僚的王位,派壮士专诸藏短剑于鱼腹中,用鱼肠剑刺死了王僚。当时壮士专诸就住在这条小巷中。

剪金桥巷相传是吴王与西施出游,桥头有一卖花女叫卖鲜花,吴王从头上取下一只价值连城的金簪,命宫女剪下一截,把所有的鲜花统统买了下来,供西施晓妆之用。剪金桥巷的名称由此而一代代地流传下来。

横贯姑苏东西的“干将路”则是因干将铸剑的故事而得名的。

小邾弄,西周时有一个小国叫邾国,在西周诸国中只能算作一个小国,从开始建国,它就是鲁国的一个附庸国,方圆不过几十里。它的疆域东到今费县城西,西到今鱼台县东北境独山湖北岸一带,南到今滕县安上村一带,北到今邹县县城附近。邾国建国之初国力实在太弱,无法与其他大国抗衡,因此在史书中没有留下它的事迹,只有简单的世系供我们参考。经过几代人的努力,邾国已经开始强大起来,但它仍是鲁国的附庸。继位的夷父颜是一个昏君,他重用奸臣,把邾国搞得一团糟,政治极为腐败。后来,他把王位传给了他的弟弟叔术。叔术非常贤达,他不愿意接替兄长的权力,只做了很短一段国君便把王位传给了夷父颜的儿子夏父。夏父作了国君之后,便封自己的兄长友到郧地(今山东滕县东),建立了小邾国。小邾国共传十四世,战国中期被楚宣王所灭。大约战国中期,小邾国与邾国一同被楚国所灭,所以小邾国王族、世子邾洪基逃亡吴国,后居阊门(今江苏苏州市),去邑改姓朱氏,号称洪基朱氏。

胡厢使巷,厢使为唐肃宗时,在禁军中选择善骑射者,置御前射手,分左右厢。到五代后梁时,京师置四厢,诸军分二厢。厢置使,掌城郭烟火事。

闾邱坊,是因宋朝议大夫闾邱孝终的宅第而命名的。闾邱孝终,苏州人。曾任黄州太守。闾邱孝终与苏轼常诗酒唱和,友谊深厚。闾邱孝终辞官后回苏州定居,苏轼途经苏州,必去看望闾邱孝终,曾有“苏州有二邱,不到虎邱,须访闾邱”的话。

大成坊在玄妙观西,本作大云坊,因原有宋代林虙的宅第,林晚号大云翁。此坊后误为大臣坊,更讹转为大成坊了。

三元坊:原在人民路南端,即书院巷口至府学处,清乾隆四十六年,百姓为连中“三元”的钱棨建立牌坊,故名“三元坊”,钱棨,苏州人,出身于书香门第,在乾隆四十四年中乡试第一名解元,乾隆四十六年中会试第一名会元,接着中殿试第一名状元,据史籍记载,连中“三元”极不容易,也不多见,我国自隋代开科考试以来,连中“三元”的总共不过14人,在钱连中“三元”之前,是明代正统十年乙丑科商辂连中“三元”,到钱棨连中“三元”已相距336年,也是清朝开国以来第一个连中“三元”的人,因此显得特别荣耀,苏州的官员和百姓也感到特别高兴,特地在府学之东用花岗岩筑起雄伟壮丽的牌坊,称“三元坊”,并将乾隆皇帝写的《御制三元诗》镌刻于上,作为殊荣。钱棨连中“三元”之后,曾充任顺天乡试同考官,兼任太子师傅,在上书房行走,后为云南学政、云南乡考官,由升任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钱棨忠于职守,办事勤恳,认真负责,嘉庆四年死于云南任上,墓葬在吴县胥口香山。

 

周武状元巷:原在景德路东端南侧,雍熙寺东。巷口有周武状元牌坊。周武状元,即周虎,字叔子,常熟县人,宋宁宗庆元二年考中状元,授殿司步军同正将,任和州知州,在金兵侵犯和州时,周虎誓死守城一个月,激战三十余次,杀死敌将十余名,使金兵败退而去,周虎誓死守城,成为抗金名将,受到朝廷褒奖。退官后归居苏州,住在今雍熙寺弄之东,为褒扬周虎,苏州郡守在郡庙前建立“武状元坊”,据史籍称,此处原为三国时期周瑜故居,称“周将军巷”,宋咸淳元年,赐额改为“周武状元巷”,巷名由此而来。

 

富郎中巷,宋代刑部郎中富严所居。

 

吴殿直巷,宋朝武官有右班殿直、左班殿直的名称。因宋代官至殿中丞吴感居此而得名,实为吴殿丞巷。

 

吴殿直巷,宋朝武官有右班殿直、左班殿直的名称。因宋代官至殿中丞吴感居此而得名,实为吴殿丞巷。

 

丁家巷,宋代丁谓居此。丁谓,字谓之,后改字公言,苏州人。淳化三年进士,累官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昭文馆大学士,封晋国公。后被贬。为人机敏有智谋。善谈笑,尤喜为诗。图书、博奕、音律无不洞晓。

文丞相弄,为纪念文天祥而命名。文天祥,号文山,江西人。南宋进士,历任赣州知州、平江府知府、右丞相。他的传世名句"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表现出他视死如归的英雄气概。

葛百户巷,明代洪武元年在军事重要的地方设卫,次要的地方设所,大约每5600人为一卫,长官称指挥使;1120人为一千户所,长官称千户;千户所下设百户所,兵员112名,长官称百户。

 

学士街,因明代大学士王鏊居此而得名。王鏊,苏州人。明代探花,翰林院编修,官至户部尚书兼文渊阁大学士、武英殿大学士。唐伯虎手书对联称赞他:“海内文章第一,山中宰相无双”。

 

大儒巷,明代大儒王敬臣居此得名。王敬臣,明代贡生。万历中,以荐征国子监博士,辞不出。他的学说以慎独为先,有门生四百余人。学者称他为“少湖先生”,誉为“大儒”。

 

怡园旁的尚书里,明代礼部尚书吴宽居此而得名。吴宽,苏州人。成化八年状元, 授翰林院修撰。因他学识渊博,为人敦厚,是弘治皇帝的老师。吴宽是位大书法家,擅长正楷行草,对后辈祝枝山、文徵明、唐伯虎等人都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十全街的尚书里,因清代雍正年间兵部尚书彭启丰在此建造住宅,称为尚书第,而得名。彭启丰,号芝庭,又号香山老人。苏州人。雍正五年状元,官兵部尚书。擅长诗画。

 

王洗马巷,古代有“太子洗马”的官职,汉时为太子太傅、少傅的属官。晋太子洗马又加掌管图籍。

 

梁有典经局,置太子洗马八人,掌文翰,皆取甲族有才名者为之,尤为清选。陈同梁。明司经局有洗马二人,掌经史子集制典图书刊缉之事,以备进览,凡天下图册上东宫者皆受而藏之。清代亦有司经局洗马,其职掌略同明制。

 

王枢密巷,中国唐代始置枢密使,以宦者为之,掌承受表奏。后唐庄宗同光初年改崇政院为枢密院,崇政使为枢密使,与宰相分秉朝政,其权愈重,宋代枢密院与中书省同管军事机密、边防等,掌握文武大权,并称二府,即政府和枢府,同为最高国务官署,长官合称宰执,宰即宰相,执即执政;枢密院设十二房,分曹办事,十二房为:北面房、河西房、支差房、在京房、校阅房、广西房、兵籍房、民兵房、吏房、知杂房、支马房、小吏房。元代枢密院主要掌军事机密、边防及宫廷禁卫等事务,遇有战时设“行枢密院”,掌一方军政。明太祖时,废枢密院,改置大都督府。

 

庆绳里,位于阊门西街打铁弄,清末秀才张庆绳居此。

 

漫漫山塘路陶文瑜 七里山塘,走到一半三里半。
这是流传在苏州的一句俗语,也是一副对联的上联,因为嵌了几个数字,这一句老老实实的大白话,一下子平中见奇了。后来的人费了工夫,也想不出用什么名字将数字捎带得这样顺理成章,大家只好说,这是一副绝对。
2002年6月18日,山塘街修复工程开始启动了,如果老山塘是贴在苏州千年厅堂里的一副上联,当代的苏州人笔饱墨浓兴致勃勃地书写起关于山塘街新的篇章。
一最初的山塘街和白居易有关。
白居易第一次来苏州的时候,还是少年。白居易走在苏州街头,不时听人说起韦应物和房孺复。韦应物是苏州的刺史,与许多唐朝的文化人一样,喜欢写诗,房孺复是杭州的刺史,善于饮酒。这两位父母官都是性情中人,处理完了公务,找个参观或者调研的借口,就聚到一起吟诗喝酒。苏州的老百姓看到他们投机和快乐样子,不仅不生气,还因为有这样的市领导,觉得很是光彩,他们对此津津乐道,还在私下里把他俩称作“诗酒仙”。
唐朝是诗酒年华的唐朝,唐朝的苏州人,将自己的平常日子,过得像唐诗一样风雅。因此,走在街头的唐朝少年白居易充满了一个向往,有朝一日在苏州或者杭州做官,成为韦应物或者房孺复,那应该是天底下最美好的事情了。
白居易的原话是:“异日苏、杭苟获一郡足矣。”这时候的白居易,没有想到数十年之后,自己竟是心想事成,并且在杭州做了二年刺史后,又来到苏州,做起了苏州刺史。
作为为官一任的地方领导,白居易首先是以一种兢兢业业的姿态投入到日常事务之中。“清旦方堆案,黄昏始退公,可怜朝暮景,销在两衙中。”待桌子上的公务理出头绪之后,身为诗人的白居易走出衙门,走向苏州的大街小巷和青山绿水。对于苏州的小桥流水,白居易情有独钟地建造了一艘小船,这使他的游览更加方便,也更有情趣了。而开凿山塘河的念头,也是在这一刻油然而生了。从山塘河里开挖出来的泥土,堆成了堤岸,苏州人称这一条长长的堤岸为“白堤”。白堤,就是最初的山塘街。
山塘河开出来了,山塘街也筑起来了,水上有莲荷,两岸种桃李,走在一片风景中的白居易诗意盎然。“自开山寺路,水陆往来频。银勒牵骄马,花船载丽人。菱荷生欲遍,桃李种乃新。好住堤湖上,长留一道春。”
开河筑堤是兴修水利、发展交通和开发旅游,因为白居易,这样的实事工程有了一番别致的抒情,也可以说山塘河与山塘街,是唐朝留在苏州的经典诗歌。

一座城市仿佛一篇文章,一条街就是一个句子。如果把这个句子删除了,文章依旧风采,这条街对于这个城市而言,其实可有可无。
在苏州,山塘街是不能删去的句子。
“阊门四望郁苍苍,始觉州雄土俗强。”这是白居易诗里的阊门。曹雪芹将这样的意思,换成小说的说法就是:“城中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
“海当亭两面,山在寺中心。”这是白居易笔下的虎丘。我们见过太多的,是山里面的古寺,而虎丘,是藏在古寺中的一座山,所以明朝的高启说:“老僧只恐山移去,日落先教锁寺门。”
把阊门和虎丘联系在一起的,就是山塘街。
阊门是人间红尘,滚滚红尘,虎丘是莲花佛国,立地成佛。也许做人太累了,所以想到成佛,也许成佛太苦了,所以依旧做人。我们芸芸众生就在山塘街上来来往往。
春色明媚,山塘是饱满而艳丽的,鲜鲜亮亮的绿水青山,丰丰满满的姹紫嫣红,一切是那样充分,充分得少了一点含蓄。
细雨迷蒙,水上和岸上笼罩着薄薄的一层光晕,这一层光晕,让山塘有了一些黯淡和冷淡,艳丽就在这黯淡和冷淡之中成为妩媚。
冷月如霜,风景是时隐时现的风景,心事在棹响声里荡开,今夕啊何夕,只有你和山塘了,你和山塘月下的相遇,竟有了一丝缘定今生的感觉。
飞雪连天,飞雪连天下的风景,是清清瘦瘦的风景,心情也是淡泊而爽洁,所谓超然物外,不就是这么一回事吗?

 


时而兴致高昂,声似银铃,时而语间哽咽,老泪纵横。
太多的春花秋月,太多的故事传奇,沿着岁月的走向或者情感的脉络顺流而下,我们只能像个不识愁滋味的少年,纵然是折尽了堤上的杨柳,也难以将这一条长街的底蕴参透。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杭州有西湖,苏州有山塘。两处好地方,无限好风光。”
《大九连环》这样唱着的时候,山塘街上的树叶子已经稍稍染了一点黄色,但远远的看过去,又仿佛是初生的嫩草。
只是,我们心中的山塘,在秋天之外。我们心中的山塘,仿佛也在季节之外,也在阴晴和日月之外。当我们从唐诗宋词的字里行间,当我们从工笔写意的山水花鸟中,当我们从真草隶篆的铁划银钩中体会山塘,山塘就是我们可亲可近的家园了。

几个月前去山塘街,正好赶上修复和改造工程正如火如荼地进行。沿着渡僧桥拐进山塘街没有多久,就是工地了。
两边的房屋已初具形态,建筑工人全是忙忙碌碌的样子,用不了多久,新山塘就要脱颖而出。
和其它的建造不同,这里的添砖加瓦除了使沿街的面目焕然一新,还将反复地提醒和唤起人们对历史和文化细节的记忆和缅怀。
关于山塘街,最著名的一次修复和改造,是在明朝万历年间,明朝万历年间的山塘街,年久失修,遇上春雨潇潇或者秋雨霏霏,山塘河里的流水漫过堤岸,涌向街边的屋子,这时候浸在水里的山塘街,街上的鹅卵石,宛如片片鱼鳞。
首先挺身而出的是“木铃衲子”。他在成为木铃衲子之前,面对日渐凋零破败的山塘街,不由心急如焚,而存在心底里的一个想法也更加坚决起来。他对自己的妻子说,我们情缘已尽;他对亲朋好友们说,我们尘缘已尽。然后削发为僧,来到山塘河边。就在这个瞬间,一个红尘中的人,因为山塘街,成了木铃衲子。
守在山塘河边的木铃衲子,手上摇着自己刻造的木铃,“结团蕉于树下,冬夏一破衲,见酒人游客、大贾富人、舟车往来,则五体投地,膜拜合掌,乞得斗粟尺布、一钵半两,随手授之匠氏。”
当时苏州的地方领导是韩原善,韩原善听说了木铃衲子事迹,感慨系之地说,一个和尚还有这样的胸怀,这样的壮举,我这个父母官怎么也不可以袖手旁观的呀。
韩原善就从自己的俸禄中,每月捐出来60两银子,作为修复山塘街的基金。说起来60两银子不是一个太大数字,但韩原善的举动,更有一种号召力,于是有一些一官半职的人向韩原善看齐,平民百姓向木铃衲子学习,大家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工程很快就竣工了。
山塘街修复了,来来往往的人多了,商号也一家一家的开出来,风花雪月和柴米油盐使七里山塘繁华似锦。
“山郭近而轮鞍喧,水村深而帆樯集。”
这是描写当年情形的句子。
“买鱼沽酒,行旅如云;走马呼鹰,飞尘蔽日。晚村人语,远归白社之烟;晓市花声,惊破红楼之梦。”
这也是描写当年情形的句子。
修旧如旧,几百年后的山塘,又一次修复和改造之后,商号还是在街两边一字排开,听着南腔北调的讨价还价,看着南来北往的人聚人散,我又一次想起从前在这里开着一间小铺子的汪先生。
汪先生的小铺子,有一点生意,却决不是门庭若市那种,见到生意兴隆财源茂盛的同行,他也没有十分羡慕的神情,他的想法是,各人头上一片天,关键的是,要实实在在地守好自己的一片天。
1860年,太平天国李秀成率领部队攻陷苏州,城中百姓和商家惊恐万状,阊门外十间艺圃园中的小河池里,竟然有一百多位居民,生怕受到凌辱而投河自尽,商家也纷纷关上店门四处逃避。
江西商人的三条货船就在这个时候驶进了苏州城。船上是丝棉织品、茶叶和药材,这是一笔价值不小的买卖,但是,看到苏州城里的商家和老百姓慌慌张张地向城外跑,江西商人感觉到这一笔买卖不会像预料之中那样轻而易举地成交了。
船就停靠在山塘河里,江西商人走下码头踏上小桥,没一会又回到了岸边,以前的老主顾不少都弃店而逃了,留下来的,也没有接手这趟生意的心情和勇气。走投无路的江西商人一抬眼看到了汪先生的小铺子。
汪先生说,我这间小铺子,囤不下这么多货呀。
江西商人说,囤下多少是多少,余下来的扔掉也行,不然,要我自己扔,实在太心痛了呀。
说完这句话,江西商人急急地离开了多事之秋的是非之地。
以后一年多的时间里,汪先生就是东奔西走,把江西商人的三船物资散发给各地的商家,接着又化了大半年时间,将货款收齐。世道太平了,汪先生碰到再次来苏州的江西商人,首先的一件事情,便是将货款交到他手上。
汪先生还是从前的样子,开一间小铺子,过自己的小日子,唯一不同的是各地的大小客商,都愿意和汪先生进行一些业务,他们想着亲自感受一下汪先生的诚信,并对这样的诚信,表达一种尊敬和向往,他们觉得做这样的买卖,是一种光荣。
走在普济桥上,曾经有过的诚信和美丽,让我怦然心动。

提起山塘街,苏州市的领导如数家珍地说道:“白公祠、唐宋五贤祠、张国维祠、李延龄祠和吴一鹏故居等等,千古名贤与山塘长相厮守,给这条湿润清丽的江南老街带来了许多浩气凛然的情操。那青山绿水桥畔的五人之墓、葛贤墓和南社诗人结社的张公祠,则将苏州人的忠烈情怀也向天下人诉说。普济堂、普济桥、同善桥这些古迹,把我们民族慈悲善良淳厚道德风尚延续到了今天。而半塘寺、观音阁、西山庙、花神庙、小普陀这些旧时佛教、道教建筑则把吴地浓郁的民风习俗凸显在了这条文明悠久的山塘街上。至于贝妻节孝祠牌坊、董小宛寓所、龙寿山房元代血书和朱王庙、王宫报恩寺等等,则又给古老的山塘街蒙上了一层令人神往的传奇色彩。还有冈州会馆、全晋会馆这些建筑群落分明在告诉我们,山塘的商业文明,也曾经达到过一个如何先进繁荣的程度。”
这一些应该就是我们保护和修复山塘街的理由和责任了。
山塘街,联系了多少朝代,这一些朝代,发生了多少故事,这一些故事,牵扯了多少人物,这一些人物在这一方山水间留下或深或浅的踪迹,我们沿着这一些踪迹,追寻在逝去的岁月里依稀的背影。
而再一次将我们深深地感动的,依然是这一条老街。

 

桥直街是古城重要历史地名之一,此街位于苏州古城的主轴线上,地理位置相当重要。宋代,平桥直街被称为府前直街,用整砖铺就的御道残基仍在目前的街基之下。到了清代,因为街道北有平桥,改名为平桥直街。1972年,此街被并入五卅路,其名称及其历史遂被淹没。不仅如此,这一更改还使五卅路的路名与历史不完全相符了。苏州明代府学兴盛,古代府学有“泮宫”之称,泮环巷、西泮环巷因位于府学附近而得名。西泮环巷在清时被讹称为西半爿巷,泮环巷在“文革”后被误改为潘环巷。
  现在,标明平桥直街、西泮环巷、泮环巷的崭新立式路牌已悄然竖起了。

 

平桥直街是古城重要历史地名之一,此街位于苏州古城的主轴线上,地理位置相当重要。宋代,平桥直街被称为府前直街,用整砖铺就的御道残基仍在目前的街基之下。到了清代,因为街道北有平桥,改名为平桥直街。1972年,此街被并入五卅路,其名称及其历史遂被淹没。不仅如此,这一更改还使五卅路的路名与历史不完全相符了。苏州明代府学兴盛,古代府学有“泮宫”之称,泮环巷、西泮环巷因位于府学附近而得名。西泮环巷在清时被讹称为西半爿巷,泮环巷在“文革”后被误改为潘环巷。
  现在,标明平桥直街、西泮环巷、泮环巷的崭新立式路牌已悄然竖起了。

 

司前街:
明清两代在街北西侧设臬司(江苏按察使)监狱、司狱司署,遂你司前街。民国年间为江苏高等法院看守所所在,抗战前夕,“七君子”之一的史良曾被关押在此,故世人称其为“七君子”监。

 

西美巷:
宋代称和平坊,明代为米行集中地,名西米巷。巷内有为纪念明代苏州知府况钟而修建的况公祠。

 

书院巷:因月湖书院而得名。月湖书院,原为常平义田书院,始建于清顺治十年(1653),后废,康熙二十五年(1686),太守李煦重建大门、中门、讲堂、敞楼、书舍,名月湖书院。该地宋有能仁观音寺,元至正年间(1341-1368)设广盈仓、常平义仓等。清时有书院弄。

 

干将路——相传,吴国人干将与其妻莫邪善于铸剑,他们曾铸有一对锋利无比的宝剑,一名干将,一名莫邪,都献给了吴王阖闾。后来,干将、莫邪被做为利剑的代称。为了纪念干将,古代苏州人把与干将墓相近的古城正东城门称为“干将门”,后又改为今天的相门。一九八二年,苏州古城进行改造,并命名为“干将路”。干将莫邪铸剑的熊熊烈火早已经灰飞烟灭了,但在这里有一条路名永远记下了这段历史传说。

 

莫邪路——有了干将路,却没有“莫邪路”,崇尚历史文化的苏州人一直觉得是一个遗憾,因为在他们心中,干将与莫邪不仅是一对夫妻,而且同是铸剑名家,是聪明、美丽与力量的象征,是苏州辉煌历史文化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于是在苏州古城东侧就有了一条莫邪路,弥补这一历史的遗憾。

 

临顿路——据《越绝书》称,吴国能造各种不同类型的战船,吴人“习于水战,便于舟用”,在太仓以东海面曾发生过多次海战。吴王十年,“东夷侵吴,吴王亲征,夷人不敢敌,收军入海,吴亦入海逐之”。吴王率军追击东夷,临时驻扎休息之地,便被命名为临顿路。在这条路上我们仿佛还能听到当年吴王阖闾征伐东夷的号角声。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