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子敬的半园

这是喵喵的半园,耕作着喵喵的文字,流淌着喵喵的感受

 
 
 

日志

 
 
关于我

个人简介:笔名子敬,中文系毕业,系本地作家协会会员。1987年起先后在《人民文学》、《青春》以及《新华日报》、《江苏工人报》、《苏州日报》、《姑苏晚报》等报刊杂志发表小说、散文等作品约200篇,曾在《人民文学》、《新华日报》、《新民晚报》及苏州各类征文中获奖。 【本博文字原创部分均为博主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其他用处请与博主联系,谢谢】

网易考拉推荐

采访从这里开始  

2013-10-03 15:08:04|  分类: 原创天地,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采访从这里开始

 

 

捕捞村并不大。在我的记忆中,她只是个太湖边上的小渔村,巴掌大的地方,三三两两矮得出奇的房子,三三两两显示着渔民生活习性的杨树和柳树。

从村子望出去,除了围埂还是围埂。当年上边“围湖造田”一声令下,顽强的捕捞人便以顽强的斗志,打桩拦水挑泥造堤,让太湖从此浓缩了许多,湖底的收成加进湖岸的亩产,一项项新的记录成为大家的津津乐道。

捕捞村的渔民们,也就是从这时候改变了自己。这些世世代代以渔为生、世世代代生活在湖中的水上公民,收起了寄托着多少辈子厚望的渔网,卖掉了“吱呀吱呀”的小船,男人们叼着烟卷挑担,女人们把孩子系在背上下田。他们用铁撘、镰刀这些完全陌生的生产工具,过起了插秧、耘苗以及收割这些完全陌生的农家生活。他们学着庄稼人吧一担担河泥甩进稻田,他们学着庄稼人把一棵棵秧苗栽进水田,他们学着庄稼人把一颗颗向往着好日子的希望忙碌在半涸了的太湖---

然而,他们能从水花中看出鱼的大小,却看不出这片黑黝黝的泥土里含有怎样的物质;他们知道天热的时候鱼会游到水草下去纳凉,却不知道太阳也会把这湖底的泥土晒成铁板一块;他们懂得遇见鱼群只能网撒其尾,却不懂得稻田的泥土晒硬了会掐死禾苗同样使自己得不偿失。待到庄稼一棵棵低垂着脑袋映现在眼前,这些先渔后农的人们才大梦初醒,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发出了哀嚎。

数年后的今天,我再一次踏上了这块当初是巴掌大的地方。然而,这里再也见不到过去那些除了围埂还是围埂的泥墙,再也见不到当初那些三两两矮得出奇的房子,取而代之的是一幢幢的楼,一汪汪的水,一棵棵的树,还有一片片的绿。你看,那边是一栋接着一栋优雅别致的住宅,桃红柳绿,花草池亭,犹如松陵公园的夕阳山作了乔迁;这边,是一池池被微风吹起无数涟漪的湖泊,一座座弯弯曲曲的小桥优雅别致,小桥上一个个亭子小巧玲珑。湖边被盖的块块绿茵花木中,拂动着株株垂柳,加上那道探幽觅景的景观长廊,使我们仿佛置身于哪家园林。长廊里,一位位老大爷忙着玩牌玩棋,一位位奶奶推着宝宝车“三个女人一台戏”地聊着天,身边的收录机播送着越剧《碧玉簪》的唱段……。“榆柳荫後檐,桃李罗堂前。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这段陶渊明笔下所描绘的文字,在捕捞人所描绘出来的美景面前,显然是黯然失色了。

几位看着下棋的年老村民告诉我,现在村里是要啥有啥。看病,有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锻炼,有篮球场,有户外健身场所,晚上还有“蹦擦擦、蹦擦擦”的跳舞舞场;看书吧,有农家书屋;我们老年人喝个茶,有露天茶室;想看个电影啥的,那就去露天剧场。还有,以前去城里得走几里地,赶那多少时间才能见到影子的班车,现在啊,家门口就有公交车站台。

一位当过村领导的老党员这么说,捕捞人最大的变化,不在于房子变大了,路边宽了,河水变清了或者望出去变绿了,这些谁都看得见、谁都能感觉得到。与以前相比,捕捞人现今最大的变化在于生活的好了。他告诉我,又渔又农作为捕捞人的主要生活方式,也是捕捞人每个家庭的主要生活来源。以前,大家只是没有计划的在湖里捕一点,在庄稼地里种一点,捕多少、地里收成多少全都没有个数。到年头,好就好过一点、差就差过一点。现在不一样,村里对土地进行集中管理和统一流转,村民人均纯收入从以前的不满1万元发展到数万元,保证了大家的基本生活要求,让你再也没有柴米油盐的后顾之忧。渔呢,在开捕的期间你尽可以去大显身手。不说别的,过去我们搞个渔簖才花几万元,现在政府三网建设拆你一个就赔你几十万,还安排你工作,这不是赚大了吗?!用他的话说,现在的捕捞人啊,是坐在家里就能“拿钱”。

还有一位老人家对我说,你自己开车来的吧,你知道我们村像你这样的私家车有多少辆?不说不知道,一说保准你吓一跳:100多辆、一千多辆啊!而且,还都是一二十万、甚至几十万一辆的好车!所以,你别问我们村有多少变化,我们村民每年拿到的钞票多不多,你只要看看,现在有多少城里的女孩子想嫁或者已经嫁进来,有多少去苏州做生意发财的年轻人,就是已经在城里买了房,也还是一个个回到村里来住。像张阿叔两个儿子,到苏州“发财”去了好几年,手上的钱估计也有个几百万,嗨,一前一后都回村里盖了房。

目睹那一片片的景色,感染一句句的话语,我惊讶,我兴奋,我从心底为捕捞人感到开心。然而,我仿佛又看到捕捞人“吱呀吱呀”摇着他们的小船,网撒其尾地撒出寄托着多少辈子厚望的渔网,仿佛又听到渔嫂们背着孩子边摇着撸边唱起动听的渔歌,我无法想象这些渔民、这些渔嫂,现今竟然用一双双粗糙的手去驾驶一辆辆轿车,不知道这些渔民、这些渔嫂怎样从三两两矮得出奇的房子走出来,怎样会让捕捞变了个样,怎样会让自己的生活像是“芝麻开花节节高”——为了得到其中的答案,我加快了向村里走去的步伐。采访从这里开始。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5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