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子敬的半园

这是喵喵的半园,耕作着喵喵的文字,流淌着喵喵的感受

 
 
 

日志

 
 
关于我

个人简介:笔名子敬,中文系毕业,系本地作家协会会员。1987年起先后在《人民文学》、《青春》以及《新华日报》、《江苏工人报》、《苏州日报》、《姑苏晚报》等报刊杂志发表小说、散文等作品约200篇,曾在《人民文学》、《新华日报》、《新民晚报》及苏州各类征文中获奖。 【本博文字原创部分均为博主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其他用处请与博主联系,谢谢】

网易考拉推荐

舅舅的酒杯(原创)  

2014-06-07 09:48:13|  分类: 原创天地,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舅舅的酒杯

 

   舅舅走了。他的遗物除了换洗的衣服和被子,只有一堆空酒瓶和一只酒杯。

这是一只不起眼的小酒杯,杯口和杯底有着两圈蓝色的环,白白的杯身薄得像一张纸。

表姐说,老爸走之前亲口说的,他这一生没攒到几个钱,可以传代的就这么一只酒杯。所以,表姐不顾舅妈的反对,坚持把这只酒杯从准备处理的遗物中拣了出来,小心翼翼地擦了又擦、洗了又洗,还用一块新的手帕包了起来,藏进了那只存放她自己的东西的小橱里。

舅妈在旁边不停地嘟囔。她说,他就是个酒鬼,有两钱用三钱的人,家里让他喝得赤脚地头光,哪还有值钱的东西啊。说来也是的,舅舅这一生喝掉的酒啊,用舅妈的话说,可以装满好几条运河里跑着的铁驳子船了。他虽然不抽烟、不赌钱,但一天到晚,一年到头,不是端着酒杯,就是想端酒杯。每天晚上,有时还带上中午,他都自得其乐地准备好下酒的菜,从床背后那只小篮子里拿出酒来,细模细样地撕开酒瓶口红色的塑料封口,拔出小小的木塞,将酒慢慢的倒进描着小酒杯。看到酒够到酒杯杯口的时候,就迅速地把酒瓶竖起来,随即就开始了一个人自斟自饮的独角戏。挂在酒瓶上的那一滴两滴,他会用嘴去吮吸掉。

按照现在的说法,舅舅喝的酒叫做小酒。他喝的酒就是那种叫做“小手榴弹”粮食白酒,2两半装,价格便宜;他下酒的菜更不讲究了。花生米,五香豆,豆腐干,甚至咸菜都可以下酒。他在小街尽头的那个地货商店工作,“近水楼台先得月”,下酒菜也多是店里卖的货,就像土豆啦,辣椒啦,还有苋菜、茭白,地头上产啥、店里卖啥就吃啥。难得见到个荤的,即使有最多也是个肉丝、肉片。

舅舅不喝好酒不吃好菜,除了他那份月工资不高的因素,主要还在于舅妈没有工作,一家老小都靠着他养活。从小到大,舅舅只有爱喝酒这个嗜好,其他啥也不想。即便是讨娘子生小子这个大事,他也从不考虑。到了将近四十岁的时候,隔壁的朱好婆好说歹说做通了他的工作,这才让舅妈带着她的女儿一起嫁进了舅舅家的家门。那时起,家里多了两张嘴,表姐这个“拖油瓶”还得上学,舅舅每天的酒还是依然喝着,小酒杯端着,只是中午那顿酒是免掉了。表姐上学的学校离舅舅上班的地方不远,过了桥转个弯再走没多少路就到了。舅舅每天除了上班,除了喝酒,主要做的事情就是接送表姐上下学。至于家里的其他活,他是一概不问。舅妈老是说他:你这个人啊,一天到晚就是端着个酒杯,哪天酒厂不生产酒了看你怎么活!

舅妈进了门,但舅舅每天的下酒菜还是由他自己做。不是说舅妈做的菜不好吃,而是舅妈对舅舅每天酒酒酒的很反感,不肯做。为此,他们俩隔三差五的就会拌口舌,舅妈也好几次都说要回娘家。舅舅说,你有本事回去好了。舅舅知道舅妈娘家早就没有人了,即便表姐的亲生老爸也早就死了。舅妈根本就没得地方去。这时候,舅妈就会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嚎起来,你是气我娘家没人啊,你是嫌我没有家境啊,唬得表姐一股劲地往舅舅怀里钻。舅舅的脸上还是笑嘻嘻的,左手搂着表姐,右手端着酒杯,还时不时地夹起一点小菜往表姐嘴里送,时不时地用筷子沾一点酒让表姐舔。舅舅还说,做我的女儿,就是要会喝酒。

多少年的“历练”,不仅表姐一个人让舅舅给培养了出来,连她那男人也具备了多少杯不醉不倒的本事。当然,那是她第二个男人。第一个男人进门的时候,舅舅就不同意。舅舅反对的理由,不是因为这个男人不会喝酒,而是太会喝酒了。这个男人的老爸在镇上做啥官,家里花花绿绿的钱多,这个男人一天到晚在外面喝酒,而且喝的不是像舅舅那样的小酒,还是有女人陪着的花酒。舅舅说,喝酒看得出人品,跟着他会吃苦的。那男人眼看着这事要黄,竟然在某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带着几个手背上描着龙的人,闯进家门把舅舅打得好几天下不了床。后来,表姐就再找了第二个男人。

舅舅对表姐第二个男人也不太满意。舅舅不满意这个男人的原因,在于他不会喝酒。舅舅说,酒能显示男人的英雄气概,连端着酒杯也缩头缩脑的人,将来一定是办不成大事的。舅舅这么说了,那男人就拼了命地端起酒杯,和舅舅接连干了三个三杯。尽管后来还是全都吐了,但他还是坚持到了出门,只是在回去的路上才原形毕露的。自这以后,表姐和她的男人不仅成了舅舅的酒友,还都染上了舅舅酒前酒后不洗酒杯的习惯。每次喝了酒就把酒杯直接倒扣在酒瓶上,第二天取下来擦都不擦一下就斟上了酒。表姐常常重复着舅舅的话:酒是米做,不能让水给搅合了。

现今,舅舅走了,他就留下那只了那只酒杯,还有那句酒杯传代的话。这只酒杯到底有啥稀罕之处呢?舅妈终于背着表姐他们,偷偷地将酒杯从表姐的柜子里找了出来,打个电话要我帮着去看看。其实,我哪懂这些东西的道道啊。我只是依稀记得,茶壶的品味得看有几个章,看酒杯也许也应该这样吧?然而,不管我怎样翻来覆去的看,不管我翻来覆去的看了多少遍,就是看不出门道。这就是一只没啥不寻常的小酒杯,杯口和杯底有着两圈蓝色的环,白白的杯身薄得像一张纸。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3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