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子敬的半园

这是喵喵的半园,耕作着喵喵的文字,流淌着喵喵的感受

 
 
 

日志

 
 
关于我

个人简介:笔名子敬,中文系毕业,系本地作家协会会员。1987年起先后在《人民文学》、《青春》以及《新华日报》、《江苏工人报》、《苏州日报》、《姑苏晚报》等报刊杂志发表小说、散文等作品约200篇,曾在《人民文学》、《新华日报》、《新民晚报》及苏州各类征文中获奖。 【本博文字原创部分均为博主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其他用处请与博主联系,谢谢】

网易考拉推荐

退休那点事(原创,小说)  

2016-03-14 13:00: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退休那点事

 

老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苦苦等待竟然是这么一个结局——下个月即将开始的前三天,局里派来人教科前任和现任科长,传达局里的决定:工资到此不再发放,凡退休年龄到龄的人一律不留用,对以前的工龄也不作一毛钱的补偿。这两位科长还说,局长说了,假如有异议的话,可以走法律途径解决。

到了退休年龄是该走人了,老肖也没必要像条狗一样赖在这里,看别人的颜色。他之所以等到现在,就是为了想和去年退休的那些人一样,获得自己应该得到的工龄补偿。

老肖不是这个单位正式编制的人,连合同工都算不上。用个专业一点的词汇,是“费用工”,或者叫做“返聘人员”。2003年那年,国有企业实行全面改制,作为某公司副经理的他办了内退手续后,拿着每月数百元“饿不死、撑不饱”的生活补贴,来到现在这个分局“写写弄弄”,负责办公室的文字工作。在这岗位老肖一干就是10多年,也为分局连续获得了10多年的条线第一。分局领导本不想让他这么个要经验有经验、要成绩有成绩的“老人”“卷铺盖”走人,但现在工资和费用实施报账制,分局在财务上不具备哪怕一点点的支配权,老肖的去留也只能由主管局说了算。

老肖明白分局的处境,并没有半点抱怨不满的流露。当分局领导找他谈话、问他有啥要求时,老肖表示自己“种田不会看上埭”,按照去年退休的人员一样,按照一年工龄给付一个月的工资补偿。在月工资这个基数上,老肖顾全大局,并没有按照自己3000元的实际收入,而是照去年2000元的标准核算。分局领导 说老肖真是个直爽的人,让老肖等着,上面肯定会有说法的。

现今,局里给出了说法,给出了一毛不拔、还咄咄逼人地抬出了法律途径这个台阶。对此,老肖觉得自己怎么也接受不了。 去年能够享受的,今年怎能说没就没了?难道,在这方面也作兴搞“一国两制”吗?不过,老肖并没有和两位科长粗喉咙拍桌子,也没有以任何语言、任何举止为难分局领导,因为他知道这些人仅仅都是执行者,你即便把桌子敲穿,把喉咙喊哑,也不见得能改变什么。他把手头的工作做了移交后,就径直走出单位拦了一辆的士。司机问他,老板,去哪?老肖没好气地回答说:法律途径!

                  二

不说的士司机一头雾水,老肖踏进的士时心里也没个谱。自己究竟该怎么做,自己凭啥理由才能出出心里的这口气。辛辛苦苦数十年,不说流血流汗,任劳任怨总做到了吧。记得刚进单位时,自己仅仅负责总结汇报、新闻宣传一块,尔后工作量越来越大,包括两网的更新,网络投诉的受理,分局各种台账的记录,甚至食堂的管理等等,都压在了自己头上。乃至于不少人都戏称自己为第五副局长。分局前四名分局长都是有任命的,数他属于“草根”副局长。老肖好在工作经验丰富,完成这些别人看来难以完成的工作还有游刃有余。每月考核任务政务信息5条,网络更新25条,他实际撰写信息10条,网络更新在上百条。还有,每年在省、市纸质媒体刊发报导100篇以上,一个人就完成了主管局全局对上的考核任务。因此,他所在的分局每年都会在办公条线上获得很多荣誉,也使得分局在全局排名在第一方阵,好几次都拿到了第一,分局领导有的得到了嘉奖,有的成了先进,甚至还获得了三等功、得到了提拔。

老肖不怕事多压力重。他觉得,自己忙的事多,反而显得自己老归老,还是个有用的人。他每天早早来,早早打开电脑,按照自己的思路,赶写出一篇篇质量上乘的信息或者报道来。好几家报社的记者当着分局领导的面,夸奖老肖的文章写得好,他的稿子完全不需要修改。还有一家报社的副总编还来电话,要“买断”老肖的稿子,也就是说,凡老肖写的东西先由他发再可以送其他媒体。远在北京的中央文献出版社,不知从哪里看到了老肖的一篇调研文章,连夜打来电话通知已经收录刊发。由此,老肖的名声越来越响,主管局正副局长或者科长、科员,都知道他文章写得好,是个能人。也就在那时,分局原任局长主动为他加薪,月工资从2000元提到了3000元,是其他返聘人员的1.5倍。

对此,老肖心存感激。他把感激之情全都放到了工作上,除了更好地完成原来那些任务,还主动挑起了分局创建放心消费城市工作简报的编撰担子,每月一期,图文并茂。这份简报一经推出,便得到了各级领导的肯定和表扬,称赞其“起点高、文章好”,还在政府相关会议上,作为区域简报的选本向上报送,作为区域简报的范本在全市推广。

                                      

老肖是个耿直的人。用句老年人常说的话,叫做认准了便是“一条道走到黑”。在退休这件事上他感到委屈,感到那些领导不像话,感到自己多少年的努力打了水漂。因此,他决心把这件事扳过来,让弱势的自己显示出强势的一面,为自己的合法权益作出最大的努力。

“该我拿的一分也不能少,不该我得的我分文不贪”。面对社保局的这位书记,老肖合盘托出自己的想法。这位书记和老肖也是多年的朋友了。老肖当初在原单位分管安全工作,这位书记还是劳动部门的一名办事员。相比起来,他年轻,文化程度高,运气也好,经过这些年的努力,成为了一名正科级干部。书记对老肖这么说,你们局那些局长也真不会做人,你老肖不是一个贪心的人,只要按照工作年份给你适当补偿,你绝对不会有啥意见提出来的。

书记详细了解了全部情况后,立即电话召来仲裁科的史科长,要他立即、迅速地将这事办好了。说起来,这位史科长和老肖原来在一个系统工作,只是早些年史科长“跳龙门”,通过考试进了这个行政部门,成为独挡一面的行家里手,手上经历的仲裁案子何止成千上万。他对老肖这么说,小事一桩,不看书记我也会帮你维权的。

看来自己还是具有强势一面的啊。在他们这里,老肖没有掏一颗烟,没有说半句恳求的话,有的是实诚的笑脸,发自肺腑的话语。按照史科长的要求,他走完了填表、询问笔录等程序,随即又对起诉方进行了确认(老肖到此时才知道,主管局是行政部门而不是用工单位,不存在民事责任,自己起诉的对象应该是依附于主管局的协会)。满身轻快之下,老肖和书记、史科长道别,按史科长所说,回家等候仲裁部门的“好消息”。

            四

客观地说,走出社保局的这几步路,老肖已经不是刚才走进去的那种心态,二是感到无法形容的轻快,无法形容的舒服。他慢慢走上门口的公交站台,看到自己要乘坐的那辆公交相距5站的信息,就掏出特地那包准备好的、但尚未开包的“中华”烟,拉开封条后,抽出一支美滋滋的抽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史科长的来电。老肖一个紧张,刚才说得好好的,不会有啥变化了吧?!事实证明他的担心是多余的。史科长告诉他这样一个信息:他们,也就是老肖要起诉的那个主管局和协会,已经“树白旗”投降了。

“真的?”老肖拿烟的手在发抖,他有点不太相信这会是事实。听得出,史科长在电话那头发笑,告诉老肖说这是真的,他一个电话找到分管协会的副局长,阐述仲裁部门的意见、并提出解决办法后,那位副局长马上表示接受,并说第二天就让人事科长去仲裁部门解决这件事。

老肖感到无比的钦佩,这是怎样一个办事效率啊!就自己从社保局走到门口这几步路,最多也就10来分钟的时间吧,这么一件纠纷竟然给解决了!在回家路上,不,在回家以后,他一直在盘算着,自己拿到补偿以后该怎样去感谢书记和史科长他们。吃饭?太俗了点;送烟酒?他们不会要的。老婆这么说,他们帮你的忙,并不是为了要你的好处,你何必这样小心眼啊!

第二天,老肖按照约定,在史科长这里和那位人事科长签署了补偿约定,并对补偿款的数目、到账期限做出了明确。史科长这么说,现在这份文书已经具有了法律效应,希望你们双方都能够严格履行,不然我们会申请法院执行庭执行处理。

              五

老肖的补偿款终于如愿以偿地拿到了。尽管在到账的时间上,对方以某某局长出去开会了,某某局长不在家为理由,拖了好几个星期,但当老肖电话告知要通过法院执行时,第二天他的账户上便增加了这笔钱。为此,他在第一时间便打电话给了书记,还有史科长,向他们告知了这一喜讯,还提出啥时候赏光“撮一顿”。没想,这两位并没有领情,连面对老肖的谢意也是淡淡的一句“应该的”,至于吃饭,那更是“这点钱是你劳动所得,不容易的,留着慢慢用吧”。

他们的态度让老肖觉得意外。他简直有点不知所措,不知该怎样办好了。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