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子敬的半园

这是喵喵的半园,耕作着喵喵的文字,流淌着喵喵的感受

 
 
 

日志

 
 
关于我

个人简介:笔名子敬,中文系毕业,系本地作家协会会员。1987年起先后在《人民文学》、《青春》以及《新华日报》、《江苏工人报》、《苏州日报》、《姑苏晚报》等报刊杂志发表小说、散文等作品约200篇,曾在《人民文学》、《新华日报》、《新民晚报》及苏州各类征文中获奖。 【本博文字原创部分均为博主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其他用处请与博主联系,谢谢】

网易考拉推荐

马婶家的那口井(原创,散文)  

2016-04-15 08:57: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马婶家的那口井

 

马婶家的院子里有口井。据说是很早很早就有了这口井。也不知那时候挖井的人怎么想,马婶家的围墙外就是新桥河,而新桥河连着浩瀚的太湖。水,在这里可以说是取不尽、用不完,干嘛还要耗费人力财力挖这么一口井。

有了这口井也真方便。马婶家洗米做饭、烧水喝茶还有洗衣洗被,都用着这井水。到了坐着也冒汗的大热天,马婶总是早早地在太阳落山前打上几桶水,一遍遍把井边泼了个透心凉,让我们这些“小捣蛋虫”晚上到这里纳凉听故事。有时候,马婶还拿出在井里冰着的大西瓜让大家凉快。这瓜真叫一个好吃,凉爽爽、甜津津,比街上买的棒冰或者冰镇自来水不知好上多少倍。

不过,马婶家这口井的水也不是一直这么清澈的。就在我们踏进初中的那一年,这口井打出的水突然颜色发黄,还散发着阵阵的臭。那是因为太湖里大兴围垦工程,大片大片的湖面变成了稻田,新桥河就此成了断头浜,没了源头也没了活力,加上沿河居民生活用水的直接排放,加剧了河水的污染,同时也累及了地下水的质量。马婶的家人几次提出填了这口井,马婶坚决不让。她一把大锁锁住了井盖,还用一个木箱整个儿连井带井台盖得严严实实。我们缠着马婶打听这井到底发生了什么。马婶说,你们小把戏不懂的,好好读你们的书去吧。

就当马婶家的这口井渐渐淡出我们的记忆、以为这口井已经成为美好历史的时候,马婶突然打开了井盖锁着的大锁,请了好几个人,借来抽水的电动泵,又是清淤又是换水,接连忙了好几天。看着马婶又是泥又是水的一张脸,谁也搞不清这位已经60多了的老太太究竟在忙什么。直到又圆又大的月亮又一次地挂到树梢,她才一家家地请,请我们一家家坐到了井台边,请我们品尝清香的碧螺春。她还说,泡这茶用的就是这口井的水。

看到大家眼睛瞪得大大、一副副不相信的样子,她当着大家从井里打上一桶水来。这时候,我才发现这井的井水真的很真清澈,一眼能看到吊桶的底圈。我捧起一把闻闻,也没有了那难闻的臭味。到了这时,马婶才说道起自己前些天在做些什么,说道井水变清的原因。她说了好多,主要意思就是太湖里那些堤坝扒了,新桥河不再是断头浜了,这井水也好了。其实,这河水井水变清的原因除了马婶所说的,还有就是这几年强化了污水管道的改造,沿岸居民的生活污水不再向河里直接排放;还有就是这几年河道的清淤、疏通以及大量种植河道内绿化植物,大幅提升了河水自我净化的功能,从而恢复了我们小桥流水人家的自然本色。

我端起了茶杯——好香的茶、好清的水!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