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子敬的半园

这是喵喵的半园,耕作着喵喵的文字,流淌着喵喵的感受

 
 
 

日志

 
 
关于我

个人简介:笔名子敬,中文系毕业,系本地作家协会会员。1987年起先后在《人民文学》、《青春》以及《新华日报》、《江苏工人报》、《苏州日报》、《姑苏晚报》等报刊杂志发表小说、散文等作品约200篇,曾在《人民文学》、《新华日报》、《新民晚报》及苏州各类征文中获奖。 【本博文字原创部分均为博主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其他用处请与博主联系,谢谢】

网易考拉推荐

儿时江南盛家厍(原创,散文)  

2017-04-19 13:28: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儿时江南盛家厍

                                     

 

盛家厍地处吴江古城区北侧。按照当初老人们的习惯性说法,这条街是南起红桥北至新桥(泰安桥),长不过300米、宽不满3米,它的南端一直到太平桥(现笠泽路)那片地方叫南海,北面跨过泰安桥便是湾塘里和航前街,再过去就是垂虹桥。

很早时候,盛家厍就有句很盛行的话,叫做“摇死吴家港,吃煞盛家厍”。说的就是别看吴家港离盛家厍这么近,但摇船过去要累死人的;盛家厍这么小,但卖吃的店家特别多。上世纪50年代,这里拥有3家饭店(公私合营后合并成一家,叫做胜利饭店),2家大饼油条店,1家点心店,以及1家茶馆,1家南北货商店,还有零零碎碎的食品摊。就像徐家的定胜糕,王扣子的熟菜等等。多少年来,徐家的定胜糕摊就摆在虹运阁(也称张老二茶馆)凉棚里,喝茶的茶客只要言语一声,胖胖的老板娘便站起身来,用自家做的定胜糕夹着从对门大饼店拿来的油条,笑眯眯地送到茶客的手上。王扣子的熟菜更是有名,盛家厍每天都能闻到他酱鸭卤菜的香味。当然,小吃店里吃的东西更多,豆腐花、粢饭糕、大小馄饨、油墩、面条,糖糕,雪饺、小笼包子等琳琅满目,还有一种现在已经看不到了的小汤包。这种虽然只有拇指大小,但里面同样有肉馅,一两10个。吃的时候商家还给你一碗汤,吃客们把包子放在汤里,一面喝汤一面吃包子,所以也就称为“汤包”。大饼店除了提供大饼油条,到了下午还支起油锅,制作一个个又大又圆的葱油饼。这种饼有脸盆那么大,吃客们还常常让店里的师傅再打上一个鸡蛋,等到葱油饼出锅就用一根稻草穿起来,一边走一边啃。面店里除了光面或者排骨、爆鱼、素交、咸菜肉丝这些各式的浇头面,还有把面在大锅下好再放进小锅煮的回锅面。那时,盛家厍的居民想吃点太湖里的湖鲜很方便,在周边河港里打鱼的人半上午的时候,都会一边吆喝着“花(音,指虾)啊吃”、“恩(音,指鱼)啊吃”,一边坐进茶馆抽烟喝茶,他们那些捕来的鱼虾都放在凉棚里让居民们挑选。

其实,盛家厍那时不仅卖吃的商铺多,销售其他方面的也很齐全。在这条街上,布店、缝纫店、米行、肉店、酱油店、家具店、文具店、鞋帽店、医院、药店、浴室、咸货店、地货行、理发店、丝线店、小百货商店以及染坊店足足有几十家,吴江城唯一的水产店(俗称水产公司)、供应吴江全城居民主食的米厂都开设在这里。甚至,这里还有一家专门为死者画肖像的店。盛家厍的南端还有一家酱厂、一家棉花店、一家造纸厂和一个学校,行业涉及之广、商铺设立之密,是周边那些古街不能相以比拟的。

那位画肖像的店主姓徐,是无锡人。他虽身边无妻、膝下无子,但一天到晚总是把自己穿戴得整整齐齐、头发梳得火车道汽车路清清楚楚,像个学者老师,所以大家都叫他“徐先生”。这位先生画肖像都是借助九宫格进行放大,有时候画出来的脸相有些失真,所以他的生活来源主要依靠摆一个小人书摊,还有书摊边上一分钱一杯的湖来水。徐先生在水里放了一点糖(精),这水喝起来有点甜,吸引着上学下课的学生们。徐先生斜对面的那家“邱记药房”可是有钱得多。据老人们说,邱家大奶奶嫁过来的时候,陪嫁东西就号称“十里红妆”,可惜这家药房后来没人打理,只能拱手出让给别人。与徐先生隔一条小弄的水产公司每天上午总是热闹非凡,那些从四面八方送来的水产,都要通过一位叫阿勇的人挑选。那些太小的的鱼虾,总是让被他一条条、一只只扔进红桥河里。阿勇一边扔一边还在喊“灰孙子——不来三个”。通过他验收的合格的鱼虾,除了在盛家厍销售,更多的是运到吴江仓桥头销售,实在卖不掉的就放到店后的红桥河里养着。水产公司在红桥河里用竹子搭起了架子,吊着三个大大的竹鱼篓。这些篓子都有盖子,到了晚上用一把锁锁住,不怕有人来偷鱼。酱油店里的酱油都是用大缸盛放着,过年前夕总有不少人拿着蹄髈或者方肉,让店里的人放进酱缸酱着,街上的居民都不仅不会计较,相反还说酱过肉的酱油更香更鲜。南货店里包东西的技艺现在估计大都已经失传,他们不仅有包散糖包柿饼的四方包,还有包各种零食的三角包,一根塑料带能把两瓶酒扎得严严实实,即便提着走再远的路也不会散掉而打碎。浴室不仅服务热情,洗了澡总能享用到一块块飞过来的热毛巾,还免费让大家买了竹榻或者草席拿去蒸,以防生虫或者虫蛀。红运阁茶馆的老板张老二脾气很犟,那一年,街上出现了穿军装扛红旗的红卫兵。这些人不知从哪里得知他家里有个密室,便冲进了他家、要他“老实交代”。当看到老人的夹弄里面装着只是些茶壶和茶杯,红卫兵们恼羞成怒便开始了抄家,张老二啥话都不说,当场敲碎了几个玉镯,又将几个戒指扔进了红桥河。

盛家厍并不像周边那些古街沿河生街,而是单一地沿着红桥河西岸南北一字走向,河对面除了“家家枕河、户户邻水”的民居,仅有一家孵坊和一家竹行。最早的时候,盛家厍的街路都是用宽石板横向铺成,石板下面是排水沟,一旦有水从石板缝间滚落,那里便会生发出叮叮咚咚的声响。除了这条街路,盛家厍称为“下摊”的商家(就是背靠河的那一面商铺)全都在店后、也就是靠着红桥河的地方,都留有让人通行的便道。更奇妙的是,在盛家厍的这些街路和店后河边的便道上,都建有遮雨遮阳的凉棚。不管是大雨小雨,这里的居民们只要不出远门,就不需要担心雨水湿了鞋,更不需要使用雨具。每每到了这种日子,停靠在河边的那些小船(那时称之为网船)上的船民,都一家子一家子地呆在河边的凉棚里,男人们喝酒抽烟,女人们喂孩子聊天。夏天季节这里更是“客满为患”,许多出来割草的青年男女,或者出来“挑粪”的农民,都会在这里支起个蚊帐一觉睡到大天亮。

盛家厍之所以能够这么兴旺,主要得益于它的地理优势。盛家厍的东面是红桥河,北面的新桥河,这是两条进入太湖的主要水道,红桥河又连接着垂虹桥,从那里可以直接进入苏杭大运河。所以,出没于太湖的渔民,附近的农民,每天都会“吱呀”、 “吱呀”地摇着小船到这里“上街”, 泰安桥上每天天不亮就挤满了人,他们在这里出售自己在太湖里捕到的捉到的,或者是他们在自家地里种的和养的。2毛钱一串螃蟹,三分钱一碗莼菜,一毛钱一斤赤豆……。尽管他们的一大篓子或者一大框子东西卖不了几个钱,但他们要买的东西也不贵,一斤煤油几分钱,一颗糖半分钱,两片梅片一分钱,一碗糖粥三分钱,即便是那些好看的布料,布店里标的价格就几毛钱,扯上一块布料让裁缝做成衣服也就几毛钱的工钱。

随着交通工具的变化,过去“船来船往”的历史得到了终结,盛家厍再也没有渔民或者农民到这里来卖货买货,街路两边的建筑也都破败老态,那栋原先卖咸鱼咸肉的店铺甚至发生了倒塌,曾经的热闹成为老人们记忆的碎片——就在这条古街日趋冷清的时候,盛家厍古街改造工程正式启动。为此,盛家厍的居民无不欢饮鼓舞,他们一位位的脸上都是满满写着喜悦,天天走到生活过的街上看看、看看,还有的把一块块觉得有点价值的旧石料、旧门窗从废墟中拣出来,把一个个废旧的木雕蝙蝠和漏窗保存起来。我知道,他们这是在用自己的努力,来关心和参与鲈乡城这条历史老街的改造,让儿时江南盛家厍的记忆再现! 

儿时江南盛家厍(原创,散文) - 子敬 - 子敬的半园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1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